抱歉,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
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(启用)JavaScript
了解详情 >

GF Notebook

玻狸的笔记本,简称GFNB

【内容已归档】

倘若肉体的死亡来得足够急促,急促到来不及改变此刻的想法,那留给世界的应该会是一些单纯的恶意。 我曾对「创造并摧毁」我的血亲抱有恶意,想着只要战胜了他们我便可以赢得奖品,赢得支持,还有自由。 持续不断的抗争没有得到预想的结果,反倒招致了借力打击,而如今远远看着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头一人打三份工供养那个「创造并摧毁他」的共同体,我没有什么愧疚,也没有什么爱,更没有什么「报应不爽」的快感,只余一丝...

甲辰三月十四一念方寸天地夜,暮海无浪不潮涌。正是九月初三时,闻尔投樽澧水中。风枯三楹茅前木,行人躬身舀河流:「饮妻一杯酒。」小桥水,挟叶走,远行客,难回头。只见那,金银浮名黄粱梦。惊觉百年身,银丝织满首。再见闺中人,玄黄赋我寿。「来生若有缘,结发再相守。」

写在前面在Android14,Google改变了此前的默认行为,将证书注入至/system/etc/security/cacerts/不再有效,需要转而注入至/apex/com.android.conscrypt/cacerts/。 推荐使用PEM证书,当然,其他格式也可以识别,只是系统CA都用的PEM,塞一个DER进去我认为很难看。接下来的步骤,我会假定你已经获取了完整的root权限。 ...

隐藏了绝大部分无病呻吟,精简文章数量。

独行今天,我彻底放弃了长久以来的药物治疗,篝火熄灭,这条路只有我一个人了。 风这是一具并不那么强健的躯体,风吹过时如同裹挟着千万年的时光侵蚀岩石一般,倏地带走了它几分热量。

海星前几天捡的海星现在放在桌边,已经风干硬化了,只余淡淡的腥味,让我想起了在干涸的鱼塘旁闻到的臭味,画面越来越大,直到发白的鱼眼占据我的整个童年。 鱼眼不那么富裕的家庭偶尔也会炖一锅鱼汤,乳白的汤汁在火的热量作用下沸腾翻滚,随着一碗汤下肚,苍白的过往倏现了几分色彩。鱼的眼球水煮后会有一颗白色的小球,像手指甲一样层层叠叠的角质,咬碎一看什么都没有。没有惊喜,也没有惊吓,白开水一般,没什么味道。...

update:2024-01-10创建于一月六日却在今天才开始动笔,多少是有点拖沓了。那天我想写的事情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,那就重新开始吧。情绪这种东西,若没有及时记录,就会像风中放的屁一样过不了多久就无影无踪。那个想法已经消失,太遗憾了。

鼠疫(加缪) 倘若我们当中哪一位,偶尔想与人交交心或谈谈自己的感受,对方无论怎样回应,十有八九都会使他不快。因为他发现与他对话的人在顾左右而言他,他自己表达的,确实是他在日复一日的思虑和苦痛中凝结起来的东西,他想传达给对方的,也是长期经受等待和苦恋煎熬的景象。对方却相反,认为他那些感情都是俗套,他的痛苦俯仰皆是,他的惆怅人皆有之。

我非常羡慕那些作家。 他们能自如地利用文字,恰到好处地表达和宣泄,记录自己的情绪。 太爽了,简直像一场畅快的排泄,精神世界中的多余情绪和有毒废料就这么一扫而空。 看着那些人像朝圣一样走向这座废料山,作家本人嘴角会不会泛起一丝笑意呢? 可惜我贫瘠的语言,只能写出如此自娱自乐的垃圾。